《南方都市报》某记者说

栏目:时间:2019-07-15 19:35 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:151次

    10月13日,在广东佛山陌头发生了一同令人不忍目见的惨剧,一名两岁女童小悦悦被两车辆先后碾压3次而重伤倒在血泊之中,在随后的7分钟内,18名路人经过此地而对小悦悦熟视无见,无一人施以援手。最终,照旧由一位拾荒者陈贤妹将小悦悦移至路边,并寻找其妈妈,随后小悦悦被送往医院挽救,但遗憾的是,小悦悦终因伤势厉重,于10月21日零时32分离世。

小悦悦的死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大议论,奈何预防此类悲剧重演,各种各样的方式与意睹被提了出来,将    “睹死不救”入罪就是其中的一种方案。《南方都市报》某记者说,将“睹死不救”罪  定义为一种轻刑犯罪,纳入《治安处罚法》,用执法指引风致,说不定我们的风致不会倒退得这么历害,同时也能有力的防止小悦悦事变的重演。

    “睹死不救”入罪是“灵丹妙药”吗?

    假如将“睹死不救”入罪,很可能在对公民自由的制约之中,进一步压缩公民自由的底线。“私家的自由,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为自由。”“睹死不救”虽不风致,但并没有积极危险到其他人的优点,该当属于私家的自由。也许,容忍私家的自由会造成小恶,但假如允许公权力侵入公民自由范畴,那将酿成大恶。今天你“睹死不救”入罪,明天你不给灾区捐款更可入罪,最后,你不为共产主义理念斗争终身那也是罪。“睹死不救”入罪,不仅是对自由的约束,更是对人权的蹂躏,最后整个社会就如卢梭所说:“公民不自由,整体公民迫使他自由,公民不风致,公权力迫使你风致,最后将铸造人世地狱。”

    其次,“睹死不救”入罪没有可操作性,小悦悦事变中,对于18个淡漠路人的行为,假如“睹死不救”入罪的话,那么他们18私家就都犯了罪,应该受到科罚的惩办,但试问公安机关奈何将他们绳之以法。以小悦悦事变为例,变乱现场恰好有视频为证,这险些是最直接的证据了,可是,18私家的经过,我们就能下结论证明他真的“睹”了“死”的吗?他只要对峙自己只是经过而没有看睹,公安机关又能如何?至于那些没证据,没被拍下的现场,就越发说不清了。因此,对于这种“诛心”的规制,照旧慎之为慎的好,否则,我们每个公民都会犯“睹死不救”罪。

    睹死不救的原因很众,除去少数人自私、淡漠的心思外,睹义勇为者自身优点得不到包管是人们普遍存在的顾虑。因为执法的滞后,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时有发生。执法不仅要惩恶也要扬善,只有当公民行为中的善和恶,同时取得执法关注时,法治社会能力最终得以完现。因此,立法守护睹义勇为更是势在必行,同时对反诬者也应予以惩处,而“睹死不救”入罪的建立则略显众余。与其强制公多去做一件难以承受的事,不如解除人们的后顾之忧,使更众的人真正的发自心里去做一件善举。

 

作者:贾修林

单位: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法院